際華資訊

際華3542公司:堅守在“汗蒸房”里的“桑拿人”

發布日期:2019-08-12
作者:辛榮英

       炎炎夏日,120℃左右的烘筒溫度,90℃以上的漿槽溫度,加之室外的高溫炙烤,使得際華3542公司準備車間的漿紗工序猶如一個密不透風的“汗蒸房”一樣讓人透不過氣來。而漿紗工序的小伙子們卻依舊揮汗如雨地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,用責任和擔當享受著獨特的“桑拿待遇”。
       累一點也沒啥。“小丁,今天你擋1#前車。”“小丁,一會兒你3#車了機后,開2#車啊。”只見丙班漿紗小組長、擋車工丁成群聽從指揮,在機臺邊忙碌著。面對頻繁的換崗、換車位,很多員工都會忍不住發牢騷、鬧情緒,特別是在炎熱的“桑拿天”里,漿紗擋車工每起了機一次,都像是在“汗蒸館”里享受了一次免費的汗蒸一樣,渾身上下都濕漉漉的。而頻繁的換車、換崗,就意味著要增加班中的起了機次數,對此,丙班漿紗小組長、擋車工丁成群卻總是來者不拒。有時大家也會問:“小丁,每次班長安排你到這兒,安排你到那兒,你不累嗎?”他總是笑著說,“只要能保質保量地完成車間和輪班下達的生產任務,累一點也沒啥。”遇到班中有難開的品種時,他主動上前協助處理,生產緊張時,他就一邊開車一邊幫助班組擋車工拉經軸、吊空盤片,爭取用最短的時間把車開起來。“小丁辦事動作迅速,踏實肯干,事情交給他我放心……”班長熊海麗肯定地說。
       熱一點不要緊。“鄧祥兵,今天不是需要調漿工來加班嗎?你怎么來了。”“調漿工嫌天氣太熱了,不愿意來,我幫他加班。”鄧祥兵是甲班漿紗工序的一名小組長,也是班組里不可多得的“多面手”,無論是擋前車還是開后車,他都信手拈來。遇到本班調漿工休息不想加班時,即便不是自己的崗位,他也主動到車間頂崗加班,以確保車間的生產供應。高溫天里,漿紗換品種改漿槽開車是一件苦差事,擋車工需要爬到滾燙的烘筒上面割紗、綁紗才能完成,即便擋車工在烘筒上墊上一層厚厚的包布,也難免要經歷一次“蒸桑拿”的“優厚待遇”。每當這時,鄧祥兵就自告奮勇地爬到烘筒上去,割紗、綁紗……20分鐘后,等他再從烘筒上下來時,身上的衣服濕得都能擰出水來。“鄧祥兵肯定熱壞了吧,趕緊去吹吹風,散散熱。”在聽見班組員工關心的話語后,不善言辭的鄧祥兵總是憨厚地笑著說:“熱一點不要緊,就當‘汗蒸’減肥了。”在他的帶領下,班組里愛挑肥揀瘦的員工再也不好意思張口提意見了,班組的產量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。
       少睡一會兒覺不礙事。“劉健健,你昨晚上忙到那么晚才回家,怎么不多睡一會兒再來。”“工作要緊,覺少睡一會兒不礙事。”劉健健是準備車間漿紗工序的教練員。為了抓好漿紗的產品質量,無論是烈日炙烤的中午,還是睡意正濃的午夜,只要有擋車工向他反映情況,他都會及時趕到車間處理。7月31日夜班,漿紗1#擋車工在開純天絲9.7品種時,筘齒前出現了嚴重的斷紗情況,根本無法開車。得知這一情況,剛剛躺下來準備睡覺的劉健健急忙穿上衣服趕到車間。降車速、降卷取……該用的招全用了,可筘前斷紗問題還是沒有得到明顯改善。問題出在哪兒呢?滿頭大汗的劉健健焦急地圍著漿紗機這看看,那瞧瞧,在經過一番細致的排查后,最終發現是因為濕分絞膠棒沒有轉圈引起的。修車后重下絞線開車,筘前斷頭問題沒有了,而此時漿紗電腦顯示器上的時間已是8月1日的零點30分了。“事事有擔當,時時在狀態。”這是準備車間主任程波對公司勞模、漿紗教練員劉建建的評價。
       烈日炎炎,熱浪滾滾,準備車間漿紗工序的小伙們冒著酷暑堅守崗位,用汗水書寫平凡的崗位責任,每個車位上忙碌的身影,都是夏日里一道道別樣的風景線。
时时缩水软件无敌版